点击关闭

红军石壕-也生动地诠释着这份初心:石壕哪年不过兵

齐达内兄弟离世

如今,石壕紅軍烈士紀念碑矗立在青山松樹間,紅軍當年住過的禹王廟成為石壕小學校園內的「活教材」。一代代綦江人,耳濡目染紅軍故事,正在新時代的長征路上奮力前行。(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記者 吳浩)

綦江,是中央紅軍長征在重慶唯一經過的地方。這裏自古是川黔邊界軍事交通要地,有「渝南門戶」「黔蜀變,則綦江必先被兵」的說法。80多年前,紅軍在這裏一次短暫的過境,給當地百姓留下了永恆的紅色記憶。

紅軍司務長是在綦江犧牲的5位紅軍烈士中的一位。當年紅軍過石壕鎮,紅軍司務長和兩名後勤戰士,留下來檢查清點歸還借用老百姓的物品,並用銀元兌換戰士們購買物品時付給群眾的蘇區紙幣。尾隨的國民黨鹽防軍見紅軍勢單力薄,突然發動襲擊。司務長為了掩護受傷的戰士突圍,不幸落入鹽防軍之手。

「他怕連累百姓,不吃老百姓送的飯;為了革命,不向敵人透露一點信息。他的初心就是為了人民,為了革命的最後勝利。」周鈴動情地說,「人們不知道司務長叫什麼名字,我想他的名字就叫『紅軍』。」

1935年1月21日,遵照中革軍委20日發佈的《關於渡江的作戰計劃》,紅一軍團大部隊從貴州松坎鎮出發,當天下午到達重慶綦江區石壕鎮。當晚,一部分紅軍留在石壕街上宿營,一部分駐紮在李漢壩一帶。22日,部隊開拔,進軍赤水。「中央紅軍過綦江只有短暫幾天,像一次過境式的穿插,但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。它形成了紅軍主力直逼重慶的軍事態勢,成功牽制了國民黨軍隊,對遵義會議的召開起到了重要保衛作用,也確保了中革軍委經赤水北上渡江戰略計劃的完成。」綦江區委書記袁勤華說。

「過別的軍隊,嚇得心慌。共產黨的兵好,對人很客氣,我們不怕。」94歲的陸遠貞婆婆回憶起紅軍過石壕的情景,最讓她觸動的是紅軍司務長的故事。

記者再走長征路來到重慶市綦江區石壕鎮。「綦江地處大婁山脈,山高林密、關隘重重,是由黔入渝、由渝入黔的必經之地。」綦江區黨史研究室副主任陳平介紹。

「為了保衛遵義會議的勝利召開,紅一軍團先頭部隊一個團的兵力,在遵義會議召開前就來到兵家必爭之地——綦江羊角,扼守瑤龍山下川黔交界的酒店埡關隘,監視川軍動向。」陳平說。

一首當地老百姓流傳的民謠,也生動地詮釋着這份初心:石壕哪年不過兵,過兵百姓不安寧。唯獨當年紅軍過,一來一去很清靜。不拿東西不拿錢,走時地下掃乾淨。

綦江博物館館長周鈴曾深入挖掘過這段歷史。他告訴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記者,鹽防軍當年用「踩杠子」「灌石灰水」「燒烙鐵」等酷刑,企圖讓司務長交代紅軍的組織概況、行軍路線、作戰部署,以及他的姓名和職務,司務長一句話都不說。農民趙興伍見司務長奄奄一息,偷偷送去飯菜,並示意要餵給他吃。司務長怕連累百姓,堅持不吃。

今日关键词:台风丹娜丝生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