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关闭

市场竞争-HERE选择与国内的数字地图和位置服务提供商等合作

百年古莲复活开花

「一個平台的構想,就是能夠激勵這些客戶,在使用服務的同時,共享相應的數據」,奚寧坦言,OLP平台的定位就是成為一個數據交換和服務變現的一個平台,HERE已經實現從多個車廠獲取實時傳感器數據,同時能夠實現跨行業平台獲取數據。

區別於傳統數字地圖的靜態屬性,高精度地圖是一個變革型產業,成為一種完全動態的服務。除了在製造和生產存在技術門檻,高精地圖產業難於後續地圖的維護和運營,需要大量的動態的傳感器數據支持,以及大量的用戶和車輛進行配合,形成一個循環往複的生態系統,讓高精地圖的數據、用戶、使用者,能夠形成一個有效的、動態的供給關係,才能保證服務平穩運行。

OLP作為一款位置開放合作平台,打上「開放」的標籤,就必然會遭受數據安全質疑。同樣對於主機廠,相互之間必然存在直接的競爭關係,所以彼此之間是要嚴格保護自己的數據產權。HERE把車企的數據能力結合到一起,通過對數據加密安全處理,把這些數據加以利用和共享,使數據能夠最大化且快速地實現價值,這也正是主機廠、合作夥伴與HERE進行合作的價值原因所在。

諾基亞於2008年以57億歐元的價格收購了HERE地圖的前身:NAVTEQ,2015年,雖然HERE已經在盈利,但諾基亞調整了公司業務,無法為其提供與其他地圖服務競爭的根基,只能選擇出售HERE,當時引來蘋果、寶馬、百度、騰訊、Facebook、奧迪、戴姆勒等巨頭的「瘋搶」。

面對巨大的中國市場,HERE帶來其「本土化」發展的重要產品——OLP(Open Location Platform)開放位置平台,試圖通過OLP平台吸引用戶和客戶來分享數據,在為用戶提供服務和價值的同時,又重新獲取用戶的新數據,實現數據循環。

最終,諾基亞將HERE地圖以28億歐元的價格出售給了德國三大豪車品牌——奧迪、寶馬和戴姆勒,三家車企平分股權,HERE開始獨立運營。

「理解」中國市場,HERE需要時間

奚寧作為地圖服務行業的「外來和尚」,在ICT(信息與通信技術)領域擁有超過20年的豐富經驗,轉身進入地圖行業,正如HERE在做的一樣,探索、理解中國地圖服務市場,開拓自己的能力邊界。

事實上,任何一家外國服務商在進入中國,都會經歷「水土不服」。

「高精地圖的製作和生產非常複雜,是一個高成本開發。市場上很多人會認為高精地圖的競爭僅僅是繪製「最多公里數」的競爭。儘管HERE在高精地圖公里數的覆蓋上已經形成規模優勢,但是,我們並不認為公里數的競爭就是全部。」

高精地圖的產業的競爭已經趨於白熱化,在東方「戰場」,國內地圖服務企業異軍突起,國外虎視眈眈,HERE「東遊」前路未卜。

面對競爭激烈的市場,HERE差異化競爭底氣來自哪裡?據億歐汽車了解,HERE在歐美的車載導航市場佔有率高達80%,在數據採集上,除了自己的測繪車,HERE還有大量的私家車做數據能力的補充,建立了一個端到端的高精地圖的動態循環體系。

高精地圖的優劣比較,在於高精地圖的生產過程中,能否具有全自動的生產能力,包括機器學習能力。奚寧認為高精地圖生產的成本控制,包括生產效率,都是高精地圖能力的判斷標準。

近年來,自動駕駛、無人駕駛的發展帶動了高精度地圖的潛在巨大需求,以高精度地圖為核心的產業鏈在不斷在發展擴大,中國成為了國內外高精地圖的爭奪的主戰場。為了講好「中國故事」,HERE選擇與國內的數字地圖和位置服務提供商等合作,共同開發地圖應用。

奚寧坦言,對於HERE來講,需要進一步理解中國市場,嚴格遵循中國市場的規律和運行體制。由於法律法規的限制,HERE需要和本土圖商一起來合作,共同配合著來做中國地圖產品的開發和交互,開拓中國市場,「這個對於我們來說,這既是挑戰也是動力。」

「我們對於中國市場的理解需要一個過程,跟本土的圖商相比,HERE對於行業和市場的理解,更多是站在全球視角上面。」

圖片來自「億歐網」文丨何奇編輯丨郝秋慧/奚亭被諾基亞賣掉的HERE地圖正在走出自己的路。

奚寧計劃下一步,將繼續擴大HERE在中國的合作夥伴版圖,在中國堅定地走下去,繼續把HERE在全球的優勢帶到中國,確保HERE全球化產品和技術在中國的發展路線圖持續與穩健。

「通過這幾年的工作深入,我發現地圖行業非常讓我興奮,不僅是地圖應用,LBS行業的未來更讓人激動」,6月25日,接受億歐汽車專訪時,HERE大中華區總經理兼銷售總監奚寧談起從業地圖行業4年以來的感受,「我在這個行業的時間越長,越發現這個行業的前景無限。」

競爭:不是繪製更多公里數高精地圖作為自動駕駛領域的剛需技術,進入了發展的黃金時代。

如果說HERE的前世故事講的是命途多舛,被諾基亞「斷腕」后的HERE進入中國,正描繪一幅全新的全球化發展藍圖。

HERE的「中國故事」「高精地圖技術的發展可謂是一日千里,中國的互聯網應用正在全球範圍內引領着地圖技術的發展」,正如奚寧所言,共享出行等應用的蓬勃發展,加上日新月異的自動駕駛產業,很大程度的帶動了整個地圖位置服務產業的發展。

在合作夥伴的選擇上,奚寧表示HERE優會先考慮能夠一起共建這種生態環境的這樣的合作夥伴,來共同開發服務並惠及市場。

面對新技術的融合,奚寧認為,高精地圖需要與V2X,OTA,5G等網絡和遠程信息處理技術協同合作,共同服務自動駕駛。其中5G將助推高精地圖產業的進一步發展,「大量的數據更新和上傳下達,都需要通過5G網絡來實現。」

HERE之外,越來越多的海外圖商和地圖數據製造商進入中國市場。奚寧認為這正是市場釋放的積極信號,反映出行業內普遍看好中國市場,「我們從不排斥競爭,相反,我們傾向於更廣泛的合作。」

在與奚寧的對話過程中,奚寧強調最多的是「合作雙贏」,正如此,HERE採用吸納戰略合作夥伴來促成目標實現。在「入華作戰」過程中,HERE首先與四維圖新在中國建立合資公司,在市場發展和推廣方面共同制定策略,使得HERE能夠在中國保持較高的增長趨勢。

今日关键词:电竞人才需200万